摘要
6月26日,香港廉政公署和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联合公告,廉署在行动中拘捕了港交所上市科首次公开招股审查组一名前联席主管及两名涉案人员,怀疑其在有关上市申请审批过程中涉及贪污及公职人员行为失当。这与此前有香港媒体披露港交所负责新股IPO审批的前高层,联同保荐人及律师在IPO申请过程中涉“不当审批”并向有关上市申请人“放水”的消息得到印证。

香港证监会6月26日晚间宣布,与廉政公署采取联合行动,并且拘捕了港交所前上市部门高管及相关人士。

图片 1

如果此次事件令香港证监会决定检视港股上市制度,或将使现行的IPO审批机制发生改变,或令上市流程发生改变。

据悉,廉政公署在行动中拘捕了港交所上市部首次公开招股审查组一名前联席主管及两名与他相关的人士,“怀疑他们在该两间上市公司的上市申请审批过程中涉及贪污及公职人员行为失当。”

中国基金报 泰勒 江右

6月26日,香港廉政公署和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联合公告,廉署在行动中拘捕了港交所上市科首次公开招股审查组一名前联席主管及两名涉案人员,怀疑其在有关上市申请审批过程中涉及贪污及公职人员行为失当。这与此前有香港媒体披露港交所负责新股IPO审批的前高层,联同保荐人及律师在IPO申请过程中涉“不当审批”并向有关上市申请人“放水”的消息得到印证。

同时,证监会正在对港交所执行或处理上市及其他事宜的方式进行特别相关检视。廉政公署公布搜查了另外多个地点,当中包括两间上市公司及一间财经印刷公司的办公室,以及两家保荐人公司的办事处。

深夜又出大消息,香港证监会出手,联合廉政公署,刚刚抓了港交所一个前高层,还有两名相关人员。

香港证监会表示,作为上述联合行动的一部分,证监会正在对香港联合交易所有限公司执行或处理上市及其他事宜的方式进行特别检视,而该等事宜或与上述调查有关。证监会作为法定监管机构,在《证券及期货条例》下有责任监督、监察及监管港交所及联交所的活动。由于调查仍在进行中,证监会现阶段不会作出进一步评论。

证监会强调,作为法定监管机构,在《证券及期货条例》下有责任监督、监察及监管港交所及联交所的活动。据悉,此次行动中,共出动了80名廉署人员及20张搜查令,共有2男1女被捕,各人现已获准保释。

港交所前高层被抓

这次港交所上市科前高层涉及贪污及公职人员行为失当,或为下一场港股IPO监管暗战埋下了伏笔。

随后,港交所亦做出回应,称“香港交易所各项业务均保持最高标准的诚信及专业操守。香港交易所高度重视此事并将确保事件得到彻查,并正全力协助廉政公署及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进行有关调查。”

涉嫌卷入上市科贪腐案

根据《证券及期货条例》,香港证监会企业融资部的主要工作包括监察联交所与上市事务有关的职能、监管非上市股份及债权证的要约,及就其他相关事宜制订政策。其中包括:执行《证券及期货条例》下的双重存档制度,以提高上市申请人及上市公司在资料披露方面的质素和表现;监察香港联合交易所有限公司与上市有关的职能及职责;检讨由联交所负责执行的《上市规则》及提出修订建议。

日前,港交所高层卷入贪腐丑闻的报道铺天盖地。据报道,某位曾负责新股IPO审批的港交所前高层,联同保荐人及律师行涉嫌“不当审批”及向个别申请人“放水”,协助不完全符合上市要求的公司通过审批,涉及超过30宗上市申请,主要涉及建筑股及餐饮股。

6月26日晚间,香港证监会官网刊登,证监会廉政公署采取联合行动,在行动中拘捕了港交所上市部首次公开招股审查组一名前联席主管及两名与他相关的人士,怀疑他们在该两间上市公司的上市申请审批过程中涉及贪污及公职人员行为失当。

在现有机制下,港股IPO申请需通过三轮审批:第一轮,上市申请人通过保荐人递交上市申请暨A1表格至港交所上市科,由上市科进行审查。第二轮,若通过上市科审查,申请将交由上市委员会进行上市聆讯,而上市科相关人员将会在聆讯中解释通过理由。上市委员会由独立的成员组成,并就上市申请提供独立意见并作出批核。第三轮,根据《证券及期货条例》,港股IPO申请同时由证监会双重存档,上市科会将IPO申请文件副本递交证监会,而证监会有权就审批给出意见并作出决定。实际上,香港IPO审核制度并非单一“注册制”,而是“双重存档制”,但主要由港交所负责前线审批。

市场传言卷入丑闻的港交所高层为5月离职的新股审批小组联席主管杨金隆,杨金隆于2013年加入港交所,此前曾在德银和联昌证券工作。

以下是公告原文:

港交所上市审批部门主要分为两组处理相关上市申请,小组审阅申请文件后会发出相应反馈意见,主要就一些问题向申请人提出问询,在获得圆满答复后,主板上市申请将会提交上市委员会进行聆讯。而创业板上市申请则不需要接受上市委员会聆讯,直接由上市科决定是否“过关”。

上述高层于2013年加入港交所,管理一个由70名员工组成的团队,负责监管新上市公司申请,包括发布指引、制定政策和审核招股说明书。该高层近期已以“家庭原因”离职,事件进入调查阶段。

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与廉政公署采取联合行动,搜查两家保荐人公司的办事处。证监会是运用其在《证券及期货条例》下的权力进行有关搜查。

此前,就有香港市场的专业人士表示,在港交所上市科审批时,若审核人员在问答过程中刻意避开申请人敏感和关键事项,可助申请人通过IPO聆讯。由于上市委员会审批主板上市申请大都是基于初审意见进行核查,若上市科负责人对个别上市申请人的问询避重就轻,则有可能令不符合上市要求的IPO申请获通过。而创业板上市申请则由上市科直接决定是否“过关”,或会导致“不当审批”事件的发生。曾有专业人士指出,港交所近年审批公司IPO时强调的“合适性”属于主观判断,容易导致贪腐行为。

该事件再度引发市场关注,港交所作为上市公司及担任监管机构双重角色的潜在利益冲突。现有的上市审批制度,由上市科及上市委员会“把关”是否足够。

廉政公署公布其搜查了另外多个地点,当中包括两间上市公司及一间财经印刷公司的办公室。廉政公署在行动中拘捕了香港交易及结算所有限公司上市部首次公开招股审查组一名前联席主管及两名与他相关的人士,怀疑他们在该两间上市公司的上市申请审批过程中涉及贪污及公职人员行为失当。

这次港交所IPO新股涉嫌舞弊案,或重演上市监管权争夺2.0版本。

港交所行政总裁李小加此前向媒体坦言,“再完美的制度亦不能杜绝蛀虫,一旦发现烂苹果会毫不犹疑清除掉,而加强内部监察’永远在路上’。”

作为上述联合行动的一部分,证监会正在对香港联合交易所有限公司执行或处理上市及其他事宜的方式进行特别检视,而该等事宜或与上述调查有关。

按港股目前的IPO申请机制,上市审批主要由港交所负责,即“联交所作为前线监管机构,仍然是所有上市申请的联络点”。但此次证监会的通告则意味着目前新股IPO审批机制或将面临改革。

根据目前香港上市机制,
港交所是上市审批的前线监管机构,所有新股申请需向港交所提交。保荐人代上市申请人递交上市申请后,由上市科审阅,再由上市委员会进行上市聆讯决定是否批准上市,上市科人员亦会在聆讯中解释通过理由。
上市委员会由独立人士组成,就上市申请提供独立意见及批核。上市申请亦会在证监会进行双重存档。

证监会作为法定监管机构,在《证券及期货条例》下有责任监督、监察及监管港交所及联交所的活动。

港交所行政总裁李小加说:“再完美的制度我们都不可能完全杜绝‘蛀虫’,不可能完全杜绝‘烂苹果’,但是只要发现一旦有‘烂苹果’,一旦有‘蛀虫’,那会毫不犹豫把它清除掉。我对于我们这个制度的自我纠错能力、自我清除能力充满信心。”并指在这个制度之下,无论是谁在监管过程中,权力都受到了非常清晰的制衡和检验,没有一个人能够做出让一家公司来上市的决定。这个机制的核心就是要把权力限制住,令贪腐的空间大幅缩小。

近年来,证监会不断加大对IPO的监管力度。根据证监会此前发表的年报,去年就首次公开招股保荐人的缺失处以罚款合共8.677亿港元,并直接介入19宗首次公开招股申请及27宗上市后个案。

由于调查仍在进行当中,本会现阶段不会作出进一步评论。

此前,有关港交所新股上市申请的审批权也不时惹来非议。因为港交所本身是牟利的上市公司,现时港股新股IPO申请采取的是前线审批,由港交所主要负责,证监会仅以双重存档方式监管。因而被质疑具有系统风险,易成为贪腐温床。

更多内容请下载21财经APP

图片 2

这次港交所上市科前高管涉贪案,令市场所担心的忧虑变成事实,并且引发市场对于港交所上市发行制度的讨论。

香港的廉政公署什么地位?相信不用基金君多解释。

港交所数据显示,2018年共有207家企业在港上市,首次公开招股集资额达2778.5亿港元,位居全球第一。在登顶全球“募资王”的同时,港交所新股破发也非常惨烈。自2018年至今,港交所有260多家公司上市,其中有170多家股价处于破发状态,占比65%,股价腰斩的达63家,占比24%。新股表现令投资者失望,尤其是当初顶着新经济光环上市的“独角兽”企业,有的市值已缩水过半。

“香港,胜在有你和ICAC”,廉署的这句口号广为流传。纵观香港历史,在短短十几年间,从一个贪污严重,消防员救火都要收取贿赂的社会发展成为世界上最廉洁的城市之一,这一成果离不开廉政公署的努力。

自2018年4月30日起,港交所实施了上市新规,“容许未能通过主板财务资格测试的生物科技公司上市”“容许拥有不同投票权架构的公司上市”,进行了25年来最大的上市制度改革,有效吸引了新经济及生物科技公司来港上市。截至目前,共有50家新经济和生物科技公司在港上市,共集资1675亿港元。

图片 3

如果此次事件令香港证监会决定检视港股上市制度,或将使现行的IPO审批机制发生改变,或令上市流程发生改变,或令上市科及上市委员会的运作及其组成发生改变,抑或将设立新机构进行分权与制衡,这是否将意味着港股的一个“老千股”时代的终结呢?

对外界来说,香港廉政公署是一个非常神秘的存在,他们办公独立、不接受访问、不主张暴力,甚至“连外面的朋友都没有”。

若此,是否能够平息争议,而更为有效地保护中小投资者利益呢?

港交所回应

在《证券及期货条例》下,虽然香港证监会具有监察香港联合交易所有限公司与上市有关的职能及职责,检讨由联交所负责执行的《上市规则》及提出修订建议,但证监会能否借此改变近年由“市场发展”主导的新股改革趋势,或许还是要看特区政府的态度。

据香港信报报道,香港廉政公署拘捕了香港交易所上市部首次公开招股审查组一名前联席主管及两名与他相关的人士,怀疑他们在两间上市保荐人公司的上市申请审批过程中,涉及贪污及公职人员行为失当。

港交所对此回应称,获悉廉政公署正对一名涉嫌舞弊的港交所前雇员进行调查,相关舞弊行为据称发生在其任职港交所期间,廉政公署没有对港交所或港交所的其他员工进行调查。港交所目前不能就正在进行的调查发表进一步评论。

港交所此前被爆丑闻 高层涉贪

曾“放水”30多家企业IPO

6月初,曾有香港本地媒体报道称:负责新股审批的港交所前高层,联手保荐人及律师行在IPO过程中涉‘不当审批’及向个别上市申请人‘放水’,协助不完全符合上市要求的公司通过新股审批,涉及超过30宗上市申请,包括已上市的建筑股及餐饮股。

据媒体报道称,一名港交所IPO审查小组联合主管,涉嫌向30多家不符合上市要求的公司“放水”,其中包括已上市的建筑股及餐饮股,目前已离职,其办公室重门深锁,私人物品亦被禁止带走。

港交所相关发言人表示,港交所是受到严格监管的上市机构,有既定而有效的内部流程和机制,包括上市审批程序,该行之有效的机制确保香港交易所的操作保持高度诚信和专业操守,包括处理任何不当行为,港交所致力于维护香港作为领先金融市场的素质,持续发展和市场高度透明,也不对个别员工事宜作评论。

香港生物科技协会对这位前高层的介绍资料为,其于2013年加入港交所,为港交所上市科IPO审查小组联合主管,管理一个由70名员工组成的团队,负责监管新上市公司的申请程序,包括新上市公司的交易、发布指引、制定IPO政策和审核招股说明书。在此之前是德意志银行高评级小盘股研究团队的主管和负责人,在金融和银行业工作超过15年。

香港IPO是怎样的过程?

新股破发率高

据上证报此前报道,香港IPO审核制度并非“注册制”,而是“双重存档制”,即由港交所和香港证监会共同审批,但事实上香港证监会很少干预一般的IPO审批,港交所起主要把关作用。

具体到港交所内部,上市第一道审批由上市科执行。一旦企业满足最低上市门槛,上市科在决定IPO成败上有较大的话语权。”

据证券时报报道,按照港交所的上市流程,上市科就是企业在IPO中需要面对的一道最重要的关卡,企业上市前需要重金聘请一堆投行、会计师、律师来制作长达几百页的上市招股书,然后递交到上市科,这个团队的人就开始审核材料。在审核之后通常还有上市委员会的聆讯,上市科需要在上市委员会面前解释这家公司为何能够上市,是否满足了上市条件。

对于上市科权力的制衡,香港证监会2016年向市场咨询,希望能够在上市科和上市委员会之上增设“上市政策委员会”和“上市监管委员会”,但没能通过,主要担心增加一个环节就意味着上市需要更长的时间,从而影响香港IPO市场。

2018年3月9日,港证监会与联交所签订《归管上市事宜的谅解备忘录》补充文件(以下简称“补充文件”),在《补充文件》的安排下,新的上市政策咨询小组成立,成员包括12名来自港证监会、上市委员会、香港交易所和收购及合并委员会的高层代表,主要作为一个建议、咨询及督导平台。

图片 4

但有市场人士认为,港证监会与联交所成立的这个上市政策咨询小组,只有建议的权利,实际意义并不大。

据一位投行人士透露,曾经有一家香港本地餐饮集团递交上市申请,上市科反馈要求公司对食材的采购流程和物流仓储进行整改。若完全达到合规要求,公司可能要为此耗资上千万,上市进程也将推后半年以上。找上市科有关人士通融后,公司只稍作整改并承诺未来改进,即被“放行”。

有市场人士称,传闻所涉及的“前上市科高层”在过去几年基本把持了港交所所有建筑股和餐饮股IPO的审批。

自2018年截至今日,港交所一共迎来267家公司上市,其中有174家股价处于破发状态,占比65%,股价腰斩的达63家,占比24%。新股表现令投资者失望,尤其是当初顶着新经济光环上市的“独角兽”企业,有的市值已缩水过半。

李小加:再完美的制度,

都不可能完全杜绝”蛀虫”!

港交所集团行政总裁李小加在今年6月14日出席上市仪式后,回应关于港交所前高层涉嫌IPO不当审批的报道。李小加表示,对于香港的上市发行制度的自我纠错能力、自我清除能力充满信心,若有“蛀虫”会及时清除。

图片 5

6月上旬有媒体报道一名负责公司上市审批申请的前港交所高层员工,联同保荐人及律师行于过程中涉“不当审批”,协助不完全符合上市要求的公司通过新股审批,涉及超过30
宗上市申请。该传闻引发市场对于港交所上市发行制度的讨论。

李小加对于上述情况回应称,香港交易所的一贯政策是不评论个别人士、个别案件或者个别员工的具体事情。他表示,有注意到外面有很多猜测。至于这些猜测是不是事实,只能待时间证明。

对于上市发行制度,李小加充满信心,他认为这是一个标准非常清晰、自由裁决量非常有限、市场主导的披露制度。在这个制度之下,无论是谁在监管过程中,权力都受到了非常清晰的制衡和检验,没有一个人能够做出让一间公司来上市的决定。这个机制的核心就是要把权力限制住,令贪腐的空间大幅缩小。

李小加说,“再完美的制度我们都不可能完全杜绝‘蛀虫’,不可能完全杜绝‘烂苹果’,但是只要发现一旦有‘烂苹果’,一旦有‘蛀虫’,那会毫不犹豫把它清除掉。我对于我们这个制度的自我纠错能力、自我清除能力充满信心。”

港交所2018年荣登全球IPO “募资王”

港交所的数据显示,2018年共有207家企业在港上市,首次公开招股集资额达2778.5亿港元,位居全球第一。港交所因而也被称为2018年的全球“募资王”。

登顶全球“募资王”的同时,港交所新股的破发也非常惨烈。安永的报告显示,2018年港股市场有32%的新股首日破发,证券时报统计显示,截至2018年6月,港股2018年上半年发行的新股破发率达到72%。

新股的大量破发,也让市场出现港交所“IPO放水”的传闻。

港交所数据显示,2018年证券市场日均交易额为1093.2亿港元,同比上升23.9%,衍生产品市场中期权及期货成交为286656880张,均创下历史新高。2018年度三大IPO分别为中国铁塔、小米集团和美团点评,金额分别为588亿、426亿以及331亿港元。

2018年,港交所还实施了25年来最大的上市制度改革,出台了“容许未能通过主板财务资格测试的生物科技公司上市”“容许拥有不同投票权架构的公司上市”等新规则,有效吸引了新兴及创新产业企业来港上市。全年共有28家新经济和生物科技公司在港上市,首次公开招股集资额达1360亿港元。

图片 6

跟巴菲特吃饭也”白搭”!巨亏70亿,股价暴跌超90%,更有AA债券沦为垃圾债!

暴赚300%!比特币疯狂200天:从矿场倒闭交易所破产,到巨头入局,做空者自杀,更有…

中国基金报:报道基金关注的一切

Chinafundnews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中国基金报

万水千山总是情,点个 “好看” 行不行!!!

图片 7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