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被提名为新任欧央行行长,她已任职八年的IMF也不得不未雨绸缪,开始考虑继任总裁人选。

一晃八年就这么过去了。

自1944年布雷顿森林会议后成立世界银行与IMF以来,这两大国际组织负责人的任命背后存在着一种君子协定,即前者由美国人来担任,而欧洲人负责出任后者总裁。

正是在2011年的初夏,时任法国财长的拉加德为竞选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一职访问中国,开展新兴市场国家“拉票之旅”,并在北京的法国驻华大使馆接受了第一财经记者的独家专访。

在创立的73年历史中,IMF共计见证了11位总裁的上任,他们无一例外都是欧洲人。而随着美国人马尔帕斯在今年4月通过了世界银行执行董事会的一致批准,欧洲人希望、也更有把握再次延续这一传统。

那一幕还宛若在眼前,拉加德可能就要作别IMF了。

英国央行行长卡尼和现世界银行首席执行官格奥尔基耶娃等已在国际金融界名声不凡之士成为IMF下一任总裁的热门人选。

按照原计划,拉加德的第二任期要到2021年7月才结束,不过在7月2日欧盟方面提名拉加德成为下一任欧洲央行行长人选消息传出后,IMF不得不未雨绸缪,开始考虑继任总裁人选一事。

不过,迎接他们的并非一份轻松的工作。随着全球经济放缓和保护主义抬头,下一任总裁需要厘清阿根廷、委内瑞拉和土耳其等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困境,以及在美国总统对IMF“超越自身权威”的批评声下,继续维持该多边机构的相关性、影响力和合法性。

自1947年成立以来,IMF共有11位总裁,他们无一例外都是欧洲人。而随着美国籍世界银行行长马尔帕斯在今年4月的上任,欧洲人希望,也更有把握再次延续这一传统。

拉加德在IMF的成功有口皆碑,谁将来接替她的重担?

图片 1

欧美君子协定依旧有效

据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在刚刚过去的周末,法国财长勒梅尔与总统马克龙会面,商议欧洲IMF总裁候选人人选,随后欧盟财长们将在7月9日布鲁塞尔的一场会议上就此寻找共识。

在所有人选中,自2013年开始执掌英国央行的英国央行行长卡尼脱颖而出:在加拿大出生的他同时拥有英国和爱尔兰公民身份,可以满足欧洲身份上的要求。

目前,出现在欧洲短名单上的人选包括英国央行行长卡尼(Mark
Carney)和现世界银行首席执行官格奥尔基耶娃(Kristalina
Georgieva),其中卡尼以其在英国央行任上的杰出政绩赢得各方赞誉,然而问题是,被视作是“基本上是个加拿大人”的卡尼,他够欧洲么?

此外,卡尼的经历也十分亮眼和匹配。他从哈佛经济学出身,一路念到牛津经济学博士毕业。在高盛工作期间,他参与过应对1998年俄罗斯金融危机的相关项目,随后又进入加拿大财政部以及加拿大央行担任重要角色。他也不乏多边金融机构的工作经历,譬如他曾被任命为金融稳定理事会委员会主席。

为欧洲复兴,拉加德任职未满忽然“跳槽”

一位法国官员评论称:“如果他能得到欧洲人的支持,就没什么障碍可言。”

时间回到6月27~28日,在日本大阪举行的二十国集团领导人峰会上,欧盟委员会领导人和各位参会的欧洲国家领导人带着“小任务”而来:他们要利用G20峰会的空隙时间抓紧讨论欧委会主席、欧央行行长等一系列重要职位的候选人名单,而作为重要国际机构的掌门人,拉加德也在许多场合同他们对谈。

此外,来自保加利亚的奥尔基耶娃、法国央行行长德加洛(Francois Villeroy de
Galhau)、来自墨西哥的现任BIS总干事卡斯滕斯、印度裔的新加坡副总理尚达曼(Tharman
Shanmugaratnam)也在考虑范围内。

在此次“密会”之后没多久,欧盟方面就在2日正式传出消息,推翻了此前所有候选人的设想,提名德国国防部长乌尔苏拉·冯德莱恩担任下届欧委会主席,提名法国籍的拉加德担任下任欧央行行长,并提名西班牙外交大臣何塞普·博雷利·丰特列斯担任下任欧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

不过,考虑到法国人在过去的73年中超过半数的时间里都占据着IMF的最高职务,再加上最近两届总裁也都属于法国,因此再任命一位法国人的可能性不大。

这一提名体现了法德之间在重要职位方面的平衡,以及在重要职位方面对欧盟核心大国代表性的体现,而对拉加德等具有国际影响力的人选提名,则显示了法德等国加强欧盟机构施政能力的决心。

同时,美国的态度也值得关注。IMF董事会成员、前美国财政部官员索贝尔表示:“马尔帕斯的任命如此轻松,说明欧美间关系完好,也意味着如果欧洲人想要就可以拿到。”

在近些年来,欧委会领导人国际影响力欠佳、施政能力欠奉的问题一直在欧盟内被诟病。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柯克凯德分析称,相比一位来自新兴经济体的候选人,美国人更愿意支持一位来自欧洲的人选。

图片 2

曾为IMF工作过14年的英国皇家国际事务协会副研究员沙斯特伊也认为:“欧洲人的投票最重要,他们的投票份额比美国多。”

2010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教授皮萨里德斯(Christopher
Pissarides)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在欧盟国家的政府工作人员和商务人士看来,现任欧盟委员会太过于弱势了,这个认知正在逐渐增长扩散。而欧盟的几个创始成员国,比如法国和德国,正在试图加强欧盟机构的力量。”

总裁担子并不轻松

皮萨里德斯对第一财经记者指出,“这种局面部分是欧盟经历英国脱欧的后遗症,他们希望阻止其他国家追随英国的路径。所以从这种意义上来讲,我们在将来会看到积极的结果出现,尽管失去英国对欧盟来说是巨大的损失,但可能会在欧盟中创造更多的凝聚力。”

IMF的重要任务是帮助稳定全球经济,譬如代表国际社会向暂时缺钱的国家贷款,提供有关经济风险的早期预警以及对各国经济管理给出技术性建议等。

在此种情况下,拉加德强势回归欧洲,她决定在提名期间暂时卸任IMF总裁一职,这也立即开启各方对IMF下任总裁人选的争夺。

在拉加德治下,作为一系列金融救助的核心参与者,IMF有效帮助阻止了欧债危机的继续蔓延。

卡尼最有卖相,但他够欧洲么?

前IMF高级经济学家道伊尔认为,IMF的继任者不应是政治家也不应是业余者,因为他们需要接着处理“从阿根廷到乌克兰以及所有欧元问题”的“混乱局面”。

自1944年布雷顿森林会议后成立世界银行与IMF以来,这两大国际组织负责人的任命背后存在着一种君子协定,即前者由美国人来担任,而欧洲人出任后者的总裁。

IMF前中国区负责人普拉萨德表示,在多边主义陷落、贸易局势紧张、地缘政治联盟不断变化的情况下,作为全球金融多边主义的缩影,IMF已经被主要发达经济体的边缘化,其与新兴市场经济体之间也缺乏信任。

图片 3

更紧急的是,IMF面临着缺乏资金的挑战。据外媒分析,美国可能会阻碍IMF从其成员国寻求新资本的竞标,因为它担忧这会给一些发展中大国更大话语权。再加上,IMF近期给阿根廷提供了560亿美元贷款,在全球经济放缓的背景下,IMF陷入财务危机的可能性上涨。

有观察人士认为,美国总统特朗普可能想让美国人同时掌管世行与IMF。但IMF董事会成员、前美国财政部官员索贝尔(Mark
Sobel)表示,特朗普不太可能阻碍欧洲人的人选任命:“马尔帕斯的任命如此轻松,说明欧美间关系良好,也意味着如果欧洲人想要就可以得到。”

在这样的情况下,下任总裁不仅需要具备全球金融和经济相关的专业素养,还需要在全球主要经济体间斡旋调和、建立一致,这不得不说是一项艰巨的任务。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柯克凯德(Jacob
Kirkegaard)分析称,相比一位来自新兴经济体的候选人,美国人更愿意支持一位来自欧洲的人选。

曾为IMF工作过14年的英国皇家国际事务协会副研究员沙斯特伊(Vasuki
Shastry)也认为:“欧洲人的投票最重要,(在IMF的189个成员国中)他们的投票份额比美国多。”

一位在多边机构工作多年的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指出,多边机构选掌门人,最终要看执董会投票,通常具体方式是由董事进行代表性投票。

譬如世行,其执行董事会由25名执董组成,前5大股东直接派任执董,其余执董则按选区通过选举产生,前5大股东分别为美国、日本、中国、德国、法国和英国。

目前,美国仍掌握IMF最大投票权,为16.52%,随后是日本和中国。不过欧洲国家众多,加在一起掌握了IMF21%左右的投票权(如算上英国则为25.5%左右)。如果将欧美日三方投票权相加,欧盟如提出下一任IMF总裁人选,则其手中选票就已近半。

如前所述,欧盟方面现在仍在讨论IMF总裁人选。勒梅尔在6日接受采访时呼吁,欧盟财长们需要在候选人问题上找到妥协方式,“为IMF找到最好的欧洲候选人。”

一位匿名官员则指出,勒梅尔在周末同马克龙会面之前,有可能会先同卡尼通个电话。法国目前意识到了各界对于卡尼的支持之声,如果法国决定支持他,那么将会尽快行事。虽然卡尼声誉甚高,法方担忧这毕竟会打破惯例,因为卡尼“基本上就是个加拿大人”。

图片 4

单看工作履历,卡尼表现出色。他是哈佛经济学出身,一路念到牛津经济学博士毕业。在高盛工作期间,他参与过应对1998年俄罗斯金融危机的相关项目,随后又进入加拿大财政部以及加拿大央行担任重要角色。从2013年,卡尼开始执掌英国央行。他也不乏多边金融机构的工作经历,譬如他曾被任命为金融稳定理事会(FSB,源于七国集团旗下合作机构)主席和国际清算银行委员会主席。

在加拿大出生并成长的卡尼同时拥有英国和爱尔兰公民身份,这虽然可以满足欧洲的“身份认同”,但恐怕不能让一些拥有传统诉求的欧洲政治势力满意。

除卡尼外,出身东欧的格奥尔基耶娃以及荷兰前财长迪塞尔布洛姆(Jeroen
Dijsselbloem)、芬兰前首相斯图布(Alexander
Stubb)、法国央行行长维勒鲁瓦德加洛(Francois Villeroy de
Galhau)也在候选人序列之中。

不过,各方认为,考虑到法国人在过去的73年中超过半数的时间里都占据着IMF的最高职务,再加上最近两届总裁也都属于法国,因此再任命一位法国人的可能性不大。可能顾及于此,勒梅尔此次表示不参加竞选。德国央行行长魏德曼也表示,在目前的岗位上很开心。

除此之外,已经退出政坛的英国前财政大臣乔治·奥斯本(George
Osborne)则“自荐”称,希望自己能出任IMF总裁职位,并声称自己可以得到美国以及其他大国的支持。

非欧洲候选人胜算如何?

第一财经记者查阅IMF总裁遴选程序说明显示,在候选人要求方面并未有国籍要求。

该总裁遴选程序说明显示,总裁职位的合适候选人应具有高层经济决策的卓着经历。“她或他应具有出色的专业背景,能证明具备领导一个全球性机构所需的管理和外交技巧,可以是基金组织成员国中任何一个国家的国民。”

IMF方面信息显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执董会的24名成员负责总裁遴选。过去的做法一直是由执董会提交候选人提名。自2011年遴选以来,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理事也可以提交候选人提名。

而在欧洲候选人之外,来自墨西哥的现任BIS总干事卡斯滕斯(Agustín
Carstens),印度裔的新加坡国务资政兼社会政策统筹部长尚达曼(Tharman
Shanmugaratnam),IMF前副总裁、英国央行前副行长、现任伦敦政经学院校长莎菲克(Minouche
Shafik)等人都在各方考虑范围之内。

卡斯滕斯曾在2011年参与竞选IMF总裁一职,彼时获得了提名的他由于没有得到广泛发展中国家经济体的支持,最终落选;尚达曼曾担任IMF的国际货币与金融委员会主席;莎菲克则早在36岁时就成为世行历史上最年轻的副行长,随后在IMF和英国央行均担任重要副职。

通常在提名期结束时,IMF秘书长会向执董会宣布那些表示愿意成为候选人的被提名者的姓名。从这些候选人中,执董会考虑上述候选人要求,确定三个入围人选。IMF宣布入围人选名单后,执董会在IMF位于美国华盛顿特区的总部会见入围人选。

相关文章